欢迎您访问ag8亚洲游戏国际平台-网易体育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唐招提寺:盛唐之美有多美

发布时间:2021-07-17 20:53

  日本奈良是一个只有不足40万人口的城市,却有7处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建筑。在奈良,到处可见中国唐代的风景和建筑,可以从众多细节中感受盛唐时代的瑰丽。其中最能说明奈良与大唐密不可分的当数唐招提寺,该寺由鉴真大和尚按唐朝寺院的规制修建,极具盛唐的优雅与宏大,是日本佛教律宗的总寺院,是日本的国宝。梁思成先生曾说,“对中国唐代建筑的研究来说,没有比唐招提寺金堂更好的借鉴了”。对一个仰慕唐文化、从事建筑设计的人而言,唐招提寺就是我心中的一座殿堂,冥冥中,有无限的引力召唤着我。

  2017年春节,我和先生直赴奈良,只为拜望唐招提寺。入住的酒店楼下就是交通枢纽,乘坐公交车前往唐招提寺非常方便,有直达线路。车上人很少,很安静。窗外是一片广阔、恬静的田园风景。奈良属于山岳性气候,即使春节期间也很温暖。空气中,青菜、树木、鲜花、溪水的味道沁人心脾。据说,天平时期(724年~748年)的奈良就是以秀丽的田园风光著称,时至今日,风光依旧。

  从奈良站到唐招提寺,乘公交车不到30分钟。车站对面就是唐招提寺的大门,寺院大门上横额“唐招提寺”是日本孝谦女皇仿王羲之、王献之的字体所书。中国魏晋六朝时期多把寺院称作“招提寺”。唐招提寺当是因鉴真大和尚从唐朝来到日本建造的寺院而得名吧。

  唐招提寺的金堂是单檐歇山顶的木构建筑,具有浓郁的大唐风格。金堂正面7间、进深4间,座落在约1米高的石台基上,为天平时期最大最美的建筑。奈良时代(710年~794年)的主要寺院均有走廊环绕,虽然如今唐招提寺金堂四周的走廊已不复存在,但作为日本现存唯一的奈良时代的大殿,依然珍贵无比。

  至今,这座金堂有过四次大修,2000年是金堂创建以来最大规模的修理,是一次彻底“解体”之后的复原。虽然我对日本古建修复稍有了解,但日本相关机构的研究结论还是让我很吃惊:在拆下的4万片瓦中竟有11片是飞鸟时代(592年~710年)的、4000片是平安时代(794年~1185年)的,而最令人吃惊的是屋顶的陶制鸱尾竟然是1200年前烧制的,至今仍外形完整。

  由此可见,虽然日本古建维修会更换构件,但每次大修都会尽量保留前代还可以继续使用的材料,因此唐招提寺金堂的主要构件材料很多仍然是创建之初的物件。我们古人秉承的“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道出了传统建筑保护与发展的真谛,保护传统古建筑不是简单的复制,更不是一律拆除,而是“与古为新”。日本人不仅继承了古建筑,更传承了古建的保护精神。

  金堂硕大的斗拱使得屋檐看上去非常深远,唐代的斗拱建造技术已臻成熟至极盛,其风格奔放,但又不失典雅,再加上唐式建筑斗拱与柱比例甚大,更使它的结构之美显现得淋漓尽致。简单而粗犷的鸱吻装饰在屋脊两端;屋顶平缓,举高低矮,屋瓦呈青黑色。粗粗的木柱子需要两人合抱,而且下粗上细,体现了唐朝人以胖为美的审美取向。唐代木构建筑包含的颜色不会超过两种,一般为红白两色或黑白两色,时至今日,日本的寺庙建筑依旧是这两个颜色为主,唐招提寺为黑白两色。梁、柱、枋的紧凑结合,出檐深而不低暗,使整个金堂形成有收有放、有抑有扬、轮廓秀丽、气势雄浑的风格,给人以庄重而健美的感觉。当然,日本学习唐朝建筑,仍有不少为适应环境而做出了改良。日本多雨,屋顶坡度容易积水渗漏,所以唐招提寺金堂大修时把屋顶抬高了两米多。

  金堂的主佛卢舍那佛像是最巧妙、宏伟、森严的干漆像,雕刻风格独特、精巧,是天平时期最有水平的雕像。鉴真大和尚为了塑造佛像,曾传授过“干漆法”,这种雕塑被称为唐招提寺派,对日本佛教寺院雕塑佛像的影响很大。这种塑造雕像的高超技法,后来为鉴真大和尚弟子们所用——为师傅塑像,使得鉴真大和尚安祥、刚毅的法相如生前一样。

  据说,鉴真大和尚圆寂前,弟子僧忍基梦见讲经堂栋梁摧折,惊恐地认为会是和尚将迁化的预兆,乃率诸弟子临写鉴线日鉴真大和尚结跏趺坐面西而寂。临终时,76岁的鉴真大和尚嘱咐弟子们,要继续修缮唐招提寺,还对思托说:“我若终,已愿坐死,汝可为我在戒坛院别立影堂,旧住房与僧住。”他的弟子们模拟他的真影,为他塑了与他身材一般大小的干漆夹禅坐像,供奉在唐招提寺内,被日本列为“国宝”,成为奈良时代的艺术珍宝,每年只开放3天,供人瞻仰。被尊为“俳圣”的日本诗人松尾芭蕉,在奈拜谒鉴真像时,为坐像的神态所感动,作诗云:“翠叶放清芬,滴露色更新。我欲多采撷,为师拭泪痕。”可见大和尚之慈悲。

  我和先生拜谒的时候,不是开放日,没有机缘亲近大和尚的风采,但另有收获。唐招提寺新建了一个御影堂,即新御影堂,也是禁止入内,仅仅可以在门口远望到隔着半透明的屏风仿制的鉴真大和尚的漆像。即便如此,也让我激动不已,我们非常恭敬地双手合十,向着漆像深深地鞠躬致敬。

  为了缅怀这位佛学大师,我和先生拜谒了鉴真大和尚的墓地。鉴真大和尚墓在唐招提寺东北角的小山上,低矮的土黄色的砖墙沿着地势蜿蜒起伏,引领着我们来到大师身边。古朴的小木门内,松林苍翠、古树参天、青苔如毯,庭院幽静,鉴真大和尚长眠于此。我们看到了中国佛教泰斗赵朴初的墓碑,原来,赵朴初生前对鉴线年他访问日本,掉了一颗牙,埋在鉴真大和尚墓旁,并作诗云:“昔年堕一牙,埋之盲圣墓。”他病重期间留下遗嘱,说等他死后,骨灰一分为二,一份葬在中国,一份葬在鉴真大和尚墓旁,他要永远和鉴真大和尚在一起。一古一今,两位中国佛学大家长居日本,“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我和先生在这里停留良久,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倾听着这里的微风,远望着这里的庙宇,缅怀致敬先人:六渡重洋,弘扬佛法,传播唐文化,最终失明并长眠日本的鉴真大和尚;放下国恨家仇,让奈良躲过一场灾难性浩劫的建筑大师梁思成和很多我们不知晓姓名的先人,他们让人类的文化没有国界地得以延续,让我们在异域的土地上感受到祖先的智慧和风骨。

  日本奈良是一个只有不足40万人口的城市,却有7处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建筑。在奈良,到处可见中国唐代的风景和建筑,可以从众多细节中感受盛唐时代的瑰丽。其中最能说明奈良与大唐密不可分的当数唐招提寺,该寺由鉴真大和尚按唐朝寺院的规制修建,极具盛唐的优雅与宏大,是日本佛教律宗的总寺院,是日本的国宝。梁思成先生曾说,“对中国唐代建筑的研究来说,没有比唐招提寺金堂更好的借鉴了”。对一个仰慕唐文化、从事建筑设计的人而言,唐招提寺就是我心中的一座殿堂,冥冥中,有无限的引力召唤着我。

  2017年春节,我和先生直赴奈良,只为拜望唐招提寺。入住的酒店楼下就是交通枢纽,乘坐公交车前往唐招提寺非常方便,有直达线路。车上人很少,很安静。窗外是一片广阔、恬静的田园风景。奈良属于山岳性气候,即使春节期间也很温暖。空气中,青菜、树木、鲜花、溪水的味道沁人心脾。据说,天平时期(724年~748年)的奈良就是以秀丽的田园风光著称,时至今日,风光依旧。

  从奈良站到唐招提寺,乘公交车不到30分钟。车站对面就是唐招提寺的大门,寺院大门上横额“唐招提寺”是日本孝谦女皇仿王羲之、王献之的字体所书。中国魏晋六朝时期多把寺院称作“招提寺”。唐招提寺当是因鉴真大和尚从唐朝来到日本建造的寺院而得名吧。

  唐招提寺的金堂是单檐歇山顶的木构建筑,具有浓郁的大唐风格。金堂正面7间、进深4间,座落在约1米高的石台基上,为天平时期最大最美的建筑。奈良时代(710年~794年)的主要寺院均有走廊环绕,虽然如今唐招提寺金堂四周的走廊已不复存在,但作为日本现存唯一的奈良时代的大殿,依然珍贵无比。

  至今,这座金堂有过四次大修,2000年是金堂创建以来最大规模的修理,是一次彻底“解体”之后的复原。虽然我对日本古建修复稍有了解,但日本相关机构的研究结论还是让我很吃惊:在拆下的4万片瓦中竟有11片是飞鸟时代(592年~710年)的、4000片是平安时代(794年~1185年)的,而最令人吃惊的是屋顶的陶制鸱尾竟然是1200年前烧制的,至今仍外形完整。

  由此可见,虽然日本古建维修会更换构件,但每次大修都会尽量保留前代还可以继续使用的材料,因此唐招提寺金堂的主要构件材料很多仍然是创建之初的物件。我们古人秉承的“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道出了传统建筑保护与发展的真谛,保护传统古建筑不是简单的复制,更不是一律拆除,而是“与古为新”。日本人不仅继承了古建筑,更传承了古建的保护精神。

  金堂硕大的斗拱使得屋檐看上去非常深远,唐代的斗拱建造技术已臻成熟至极盛,其风格奔放,但又不失典雅,再加上唐式建筑斗拱与柱比例甚大,更使它的结构之美显现得淋漓尽致。简单而粗犷的鸱吻装饰在屋脊两端;屋顶平缓,举高低矮,屋瓦呈青黑色。粗粗的木柱子需要两人合抱,而且下粗上细,体现了唐朝人以胖为美的审美取向。唐代木构建筑包含的颜色不会超过两种,一般为红白两色或黑白两色,时至今日,日本的寺庙建筑依旧是这两个颜色为主,唐招提寺为黑白两色。梁、柱、枋的紧凑结合,出檐深而不低暗,使整个金堂形成有收有放、有抑有扬、轮廓秀丽、气势雄浑的风格,给人以庄重而健美的感觉。当然,日本学习唐朝建筑,仍有不少为适应环境而做出了改良。日本多雨,屋顶坡度容易积水渗漏,所以唐招提寺金堂大修时把屋顶抬高了两米多。

  金堂的主佛卢舍那佛像是最巧妙、宏伟、森严的干漆像,雕刻风格独特、精巧,是天平时期最有水平的雕像。鉴真大和尚为了塑造佛像,曾传授过“干漆法”,这种雕塑被称为唐招提寺派,对日本佛教寺院雕塑佛像的影响很大。这种塑造雕像的高超技法,后来为鉴真大和尚弟子们所用——为师傅塑像,使得鉴真大和尚安祥、刚毅的法相如生前一样。

  据说,鉴真大和尚圆寂前,弟子僧忍基梦见讲经堂栋梁摧折,惊恐地认为会是和尚将迁化的预兆,乃率诸弟子临写鉴线日鉴真大和尚结跏趺坐面西而寂。临终时,76岁的鉴真大和尚嘱咐弟子们,要继续修缮唐招提寺,还对思托说:“我若终,已愿坐死,汝可为我在戒坛院别立影堂,旧住房与僧住。”他的弟子们模拟他的真影,为他塑了与他身材一般大小的干漆夹禅坐像,供奉在唐招提寺内,被日本列为“国宝”,成为奈良时代的艺术珍宝,每年只开放3天,供人瞻仰。被尊为“俳圣”的日本诗人松尾芭蕉,在奈拜谒鉴真像时,为坐像的神态所感动,作诗云:“翠叶放清芬,滴露色更新。我欲多采撷,为师拭泪痕。”可见大和尚之慈悲。

  我和先生拜谒的时候,不是开放日,没有机缘亲近大和尚的风采,但另有收获。唐招提寺新建了一个御影堂,即新御影堂,也是禁止入内,仅仅可以在门口远望到隔着半透明的屏风仿制的鉴真大和尚的漆像。即便如此,也让我激动不已,我们非常恭敬地双手合十,向着漆像深深地鞠躬致敬。

  为了缅怀这位佛学大师,我和先生拜谒了鉴真大和尚的墓地。鉴真大和尚墓在唐招提寺东北角的小山上,低矮的土黄色的砖墙沿着地势蜿蜒起伏,引领着我们来到大师身边。古朴的小木门内,松林苍翠、古树参天、青苔如毯,庭院幽静,鉴真大和尚长眠于此。我们看到了中国佛教泰斗赵朴初的墓碑,原来,赵朴初生前对鉴线年他访问日本,掉了一颗牙,埋在鉴真大和尚墓旁,并作诗云:“昔年堕一牙,埋之盲圣墓。”他病重期间留下遗嘱,说等他死后,骨灰一分为二,一份葬在中国,一份葬在鉴真大和尚墓旁,他要永远和鉴真大和尚在一起。一古一今,两位中国佛学大家长居日本,“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我和先生在这里停留良久,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倾听着这里的微风,远望着这里的庙宇,缅怀致敬先人:六渡重洋,弘扬佛法,传播唐文化,最终失明并长眠日本的鉴真大和尚;放下国恨家仇,让奈良躲过一场灾难性浩劫的建筑大师梁思成和很多我们不知晓姓名的先人,他们让人类的文化没有国界地得以延续,让我们在异域的土地上感受到祖先的智慧和风骨。

17711782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