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ag8亚洲游戏国际平台-网易体育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刻在石碑上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10-04 00:03

  四平地处中国东北中部、吉林省的西南部、东辽河下游,辽、吉两省的交界处。东依大黑山,西接辽河平原,北邻长春,南近沈阳,是满族的发祥地和集居地之一,也是慈禧太后的祖籍地。

  2011年4月24日,在四平市八马路与南一纬路之间出土了一块四平街市纪念碑,为沉积岩质地,有碑身和碑座两部分。碑文追忆了铁路道东的铁东区当年开埠的缘由及经过。

  据《梨树县志》记载,这块碑是为纪念梨树县四平街市所立的“纪念碑”,也被称为“尹公德政碑”。立于中华民国十四年(1925年),是四平市铁东区的开埠纪念碑。

  日前,记者就“梨树县四平街市纪念碑”,以及当时的梨树县知事尹寿松和四平铁东区开埠,采访了四平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隽成军。

  1905年,日本夺取了南满铁路的控制权,将梨树县四平街的铁西道里划为“南满铁路附属地”。随着南满铁路附属地的扩大,渐渐形成了商贸中心。

  隽成军告诉记者,1917年至1931年的四平一带,其土地权属处于三足鼎立状态,即日本的满铁附属地、北站的四洮路局、梨树县二区管内的四平街。中华民国十年前,梨树县管辖的二区的铁路道东,还是一片荒凉的农村,而附属地里,商业则已是一片繁荣,经济命脉操纵在日本人手里。附属地内的中国商业者,饱受殖民地主义者的欺凌、搜刮、压榨,农民入市卖粮、买卖经常受到日本警察的打骂。

  为抵制日本经济侵略,扶持发展民族工商业,梨树县知事尹寿松,呈请洮昌道尹马龙潭、奉天省长张作霖批准,在铁路道东放地号,建商埠,招客商,开辟市场,当时称“四平街新市场”。1921年5月13日,梨树县公署(行字六十九号)公布开辟四平街市场的布告,并颁布了开辟市场的章程。一系列优惠的开发政策,使商民争先恐后领地号、建房屋。数月,商民来此报领者多达300余户。大粮商张君作开设的同丝和粮栈、何西泉开设的公泰昌粮栈、冯海峰的东和庆粮栈及李秀卿开设的亚细亚火油公司均在道东一、二马路开业。此外,兴业公司在北市场修建了大批的出租房屋给各行各业,如饭馆、旅店、小杂货铺等。到1923年,大小商号达到214家。这在当时,远远超过满铁附属地内工商业户的数量,使昔日荒村变成店铺林立、人烟稠密的街镇。

  据记载,四平街市场的第一个大商家是个粮商,在二马路修建了“同和粮栈”,约有砖平房100余间,商人集资持股,建了“兴业公司”,在现在的北市场修建了平砖房若干间,租给各行各业的小门商户,如饭馆、小旅店、说书馆、小铺商等。商号民户迁入四平街道东的日益增多,修建的面积也日益扩大。1926年,扩建到“五、六马路”。

  1927年天桥开通,五马路南头修建个大舞台,开辟了南市场和东市场。工商业户除粮商外,增加了杂货商、小手工业,添了些饭馆、粮栈、旅馆,又建了浴池。在道东南五马路设立“电灯厂股份公司”,毕赞华任经理。

  商户们修建起有些气派的大瓦房,道东中央路“天增长”油坊,修建了60余间中国旧式的大瓦房,即现今联合化工厂职工技术学校四周的老瓦房。这个油坊,是军阀吴俊升开的,经理有白玉堂、李东勋等。

  1928年,开辟了七、八马路。1929年,在南二马路天主堂,修建了四平教区的主教府大楼,还有80多间洋式砖房,坐落在天主教堂的对面。二、三马路之间,修建了“太和益”烧锅大院,30余间的砖平房;天主堂南“同升和”粮栈也扩大了建筑范围,盖了200多间砖平房。阚朝山在南市场修建了“大观茶园”,即现在的职工俱乐部,这是当时四平第一流的文艺活动场所。随后,阚朝山又在四、五马路之间,修建了50余间砖瓦房,即现在的中央路小学。马龙潭也在南市场修建100余间平房,是四平著名的“马家大院”。

  道东的发展很快,日本鬼子感到有些“危机”了,认为这些商民有凌驾于租界之上的趋势,也把手伸过来,在铁东腰站的地方发放地号,招揽商民,铁东的扩建更加迅速起来。

  建成东西大街4条,南北纬路10条,共建店铺和民房46318间,小商号214家,超过满铁附属地内工商业户的108%,人口增至48992人,迫使百姓不得不变更收税章程。四平街道东新市场建成后,包括伊通、西安(今辽源市)、西丰、东丰各县产之粮食、煤炭、山货多集市在梨树,与“满铁附属地相抗衡。1922年(民国十一年)9月,在郭家店”南满铁路“北侧,收买民地417.9亩,为市县所产粮食大都云集在这里,梨树工商业得到振兴。新市场的建立,不仅拯救了梨树县商品市场,同时开始了今日四平市的建设,使之逐渐成为吉林省第三大城市。

  尹寿松(生卒年无考),字秀峰,安徽桐城人。1915—1919年任怀德县知事。1920—1924年(民国九—十三年),调任梨树县知事。

  四平铁东区开埠要感谢当时的知县尹秀峰。这个祖籍桐城的尹秀峰先生不是别人,是当代美学家朱光潜先生的三弟朱光泽的岳父、安庆师范学院文学院朱式蓉先生的外祖父。据《梨树县四平街市纪念碑》记载,尹秀峰任梨树县知县期间,为繁荣四平街的商业,投资建设了一大片新市街区。1921年5月至1922年5月一年时间,建筑市房1000多间;由1922年5月至1923年5月两年,建筑市房2800多间,建筑费约81万多元;自1923年5月至1925年5月,三四年间又建筑市房共3000余间,建筑费约90多万元。以致四平市区“人烟辐辏,瑰货云屯,阛阓之兴,蒸蒸日上。”碑文写注:“商民饮水思源,深感尹公往年谋划之精,乃思勒碑,以垂永久。”

  铁道东新市场开辟后,市场交易日益繁荣,唯市内无电,入夜昏暗。尹寿松“谋诸地方士绅,发起创办电灯”。1924年(民国十三年)春天始筹建,12月15日送电,使四平街市场面貌一新。1926年(民国十五年)又引电至梨树县城。从县城到四平街市有两条大车道,但路线曲折,坎坷不平,雨后泥泞,车马难行,非常不方便。1920年(民国九年)尹寿松考虑到当地百姓出行问题,修筑由县城直达四平街市的一条新道、7条沿路河沟和一座木桥,有了路,百姓出行和买卖商品就方便多了,这也成了梨树县历史上第一条公路。

  1923年(民国十二年)尹寿松在县城西南隅创办了第一个苗圃,占地16.9亩,栽植榆、塘槭、洋槐、樟杏、苹果、樱桃等十余种果树,草木花卉30余种,又督促修整各乡的道路桥梁,置途征标牌,筹款修葺年久失修的县署文庙。尹寿松在梨树县任职期间,以不凡的政治见识和战略眼光,在他从政生涯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由于尹寿松开辟道东街基,有利于商民生活,削弱了日本人对梨树经济掠夺,挽回了梨树商人的利权,因此在他调离梨树县时,商民为其建了一座“德政碑”,即“梨树县四平街市纪念碑”。碑身长方形,高184厘米,宽68厘米,厚28厘米。碑身正面刻有浮雕,浮雕上面云龙纹,下面为海涛纹,左右边上各浮雕三龙三珠,碑座与碑身榫接而成。碑身正面刻楷书14行600字,仅2字遭枪弹所伤完全不见,其余字迹清晰,笔道遒劲。碑文追忆了道东当年开埠的缘由及经过。碑身背面上面阳刻缠枝牡丹,下面阳刻缠枝莲花,左右两边从上往下对称阳刻缠枝莲花和缠枝牡丹纹饰,碑文变化为阴刻楷书,内容为立碑的发起人、助捐人及捐款金额。发起人部分是商会会员,或商号中的财东、经理,助捐人则只记载了商号的名字,共有26个商号参与了立碑,所筹款项共计1080大洋。

  碑座长94厘米,腰宽61厘米,高63厘米,正面浮雕莲花,中间以三角形构图浮雕牡丹花和白头翁,寓意“富贵白头”;碑座左侧浮雕一组菊花和鹌鹑,寓意“安居乐业”;右侧浮雕一组梅花和喜鹊,寓意“喜上眉梢”;背面浮雕一组莲花和白鹭寓意“一路连生”。

  据朱式蓉(尹寿松外孙)先生介绍,其外祖父尹寿松,桐城孔城人,1902年考入吴汝纶创办的桐城中学,成为学校第一届学生,毕业后留学日本学习铁道。1906年秋在桐城中学因学习成绩优异被学校选派赴日本留学,学习铁道工程,当时与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是同学,但是尹寿松学成后并没有从事铁路工作,而是回国后到东北工作。留学期间,他看到日本小小岛国却发展得如此快速、如此之好,心里暗下决心回国后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帮助中国的亿万百姓摆脱当下这种外来侵略乃至于贫困潦倒的局面。回国后他不断学习和钻研如何抗日和如何与日方谈判的技巧。

  隽成军告诉记者,当时日本侵略中国的很多结果都是在谈判桌上完成的是以许多谈判的形式来进行的,尹寿松与后来的抗战英雄马占山是好朋友,他们经常在一起研究对日斗争的谋略和技巧,尤其是谈判的经验和技巧,并写成小册子。两人一个有勇,一个有谋,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后来马占山将军举旗抗日。江桥抗战打响后,尹寿松放弃了去北平当官的机会,去前线支持马占山,帮助他出谋划策。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马占山的结拜兄弟,尹寿松解放前写的《江桥抗战日记》记载了马占山指挥江桥之战的经过。战役发生在1931年11月4日—19日,历时16天,尹寿松称这场战役为“中华民国抗日战争开始之第一战”。江桥之战是20世纪中叶中国军队抗击日本侵略的第一战,同时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的开始。后来江桥之战虽然失败,但虽败犹荣。

  隽成军,男,满族,1965年6月出生,吉林省通化县人,现任四平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研究馆员,吉林省考古学会常务理事、吉林省文物鉴定专家委员会委员。他先后参加考古发掘报告《后太平-东辽河右岸以青铜时代为主的文化遗存调查与试掘》《二龙湖古城址发掘报告》等书撰写工作,主编《中东铁路支线四平段调查与研究》《叶赫河流域先秦遗存考古调查与研究》等书,并在《考古》《东北史地》《满族研究》等刊物上发表理论研究和文物普及文章近百篇。

17711782963